adc影院在线播放视频

烛龙的眼珠中,蕴含着时光之力,睁之为昼,闭之为夜,纵然在钱塘龙君手中,发挥不出这般大的威能,无法影响三界,可是小范围内的改变时光还是可以做到的,绝对是一件与人争锋的无上仙宝!

况且,这烛龙的眼珠里,还蕴含着烛龙的血脉之力,这些上古龙族乃是龙祖以自身血液混合先天交合之气而孕育,血脉深厚之处,他们这些后辈龙族根本无法与之并肩,而钱塘龙君更是杂血龙族,更加需要这烛龙之眼。

答应还是不答应?!

钱塘龙君心里陷入了极度的纠结,这枚烛龙之眼,当真是太过于吸引人,如果有可能的话,他愿意倾其所有来交换!

能拿出这样宝物来给他一个小小金仙的人,不必想,也必然是一方强横神魔,甚至不会比天帝身份差多少,这可是烛龙之眼,上古龙族最强者之一的遗留,只怕便是天帝也要动心!

如果说原先钱塘龙君只以为这些神魔想要称霸三界的话语,是痴人说梦,那么当下,在这些神魔展露出来的手段和宝物面前,钱塘龙君的心思变了,这些人绝不是在打打闹闹,而是真的有一定实力的!

一拳将他击败的存在,只是这些神魔中的一位,眼前随手拿出烛龙之眼的存在,钱塘龙君是一星半点都看不透,以他的眼力,对方起码该是大罗金仙以上的道行。

臣服这样的存在不丢人,尤其是,对方手里还有他想要的宝物!

钱塘龙君实际内心已然有了倾向,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,只要能不断向前,任何一位神魔都愿意做出牺牲和交换,只是投靠对方,换得这件至宝,自然是合算的。

他出声问道:“敢问大仙,为何选中小神,统御四海的话,四海龙族远比小仙更为合适。”

钱塘龙君心里明白,以眼前这些人的道行,四海龙族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,甚至是,他们也不必尽数降服四海龙族,只要收服其中一位龙王,再襄助那位龙王一统四海,远比让他这个陆上的水族做这件事来的轻松的多。

听着钱塘龙君的发问,无天笑了,他知道,眼前这条小龙动心了。

长发小姐姐条纹衬衫超短裤白嫩美腿写真图片

动心就对了,烛龙之眼这种宝物,在龙族眼中,当真是比一般的先天灵宝还惹人眼馋,不然的话,他也不会特地以这件宝物来作为诱饵。

为何选择钱塘龙君,还不是因为妖师宫一系的人马,早就被真武神殿灭了,不然的话,他如何看的上钱塘龙君这样没有跟脚的存在?便是残存的妖师宫人马,如今都住在女娲眼皮子底下,他如何敢在圣人身边弄鬼?!

四海龙族也是难缠之辈,他们承袭上古龙族遗泽,家底丰厚,宝物众多,一枚烛龙之眼,还不至于让他们倒戈相投,更不必提如今他们有那真武神殿的庇护,日子过的是更加安稳,想要打动他们极难。

至于这钱塘龙君,虽然跟脚来的浅了些,但正因为如此,才好控制,加上其人一点一滴打拼至今,远比那在龙宫里养尊处优的一众的龙王来的更加有能力一些,一旦其人突破太乙金仙,再手持这烛龙之眼,完全够资格与大罗金仙斗一斗,平定四海不在话下!

当然,这些谋划便不能说出口了,无天笑道:“本座称霸三界之后,定要将这三界开拓出一番新气象,四海龙族养尊处优亿万载岁月,早就腐朽不堪,毫无斗志,这般大任,如何能托付到他们手中?”

钱塘龙君也笑了,无天说的什么重要吗,他是随口一问,无天随口一答,不管答得是什么,都已然给了他下定决心的借口。

事实上,他根本没得选,对方派来的人,能随手一拳将他打成重伤,如果他执意不答允的话,那么只怕对方也能随手一拳将他击杀。

没人想死,钱塘龙君亦然。

他拱手一礼,恭恭敬敬道:“既是如此,小神愿随主上共谋大业,称霸三界!”

“好,很好,你且起身吧。”

无天很是满意钱塘龙君的识时务,虽然对他来说,就算对方不答应,他也有的是办法,黑莲一旦种入,想要反悔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但是,那样的强迫,却总是要多耗费一番手脚。

无天不喜欢麻烦,他将手中的烛龙之眼随手抛给了钱塘龙君,道:“你且在龙宫好生修行,待得日后劫难一起,本座自会让你响应。”

“小神必当唯主上之命是从!”钱塘龙君信誓旦旦的表着忠心,至于内心如何想,那便不得而知,毕竟将这烛龙之眼抓在手里,却是实打实的好处!

无天挥了挥手,钱塘龙君眼前所有场景立时破碎,其人仍旧是立身与这钱塘江底,浑身上下遍体鳞伤,仿佛刚才发生的都是一场大梦一般。

然而那却绝不是梦,因为此刻在他紫府之内,烛龙之眼和那黑色莲台并列而立,真切的证实着方才的一切的发生。

嗡!

便在钱塘龙君回味之际,他体内的那黑色莲台骤然绽放出莹莹光华,一缕有一缕墨色神光融入到了他的体内,被那黑衣人震伤的地方,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愈合,过不多时,他肉身上的伤势却是尽数痊愈,甚至是法力还隐隐比先前强了一分!

他自原地站起,化作人形,心里更是为这无天和身前的黑衣人的厉害感到无比的震惊。

那黑衣人见状,笑道:“伤都被灭世黑莲治好了,看来你是答应投靠我等了,走走走,随本座一起出发,这南瞻部洲,还要收服的妖魔鬼怪多着呢,总算是有个可以跑腿的了。”

以这黑衣人的身份,自然不屑对于那些小妖小魔出手,是以上来便寻上了钱塘龙君,想的便是找个打手,不用事必躬亲。

钱塘龙君早已被对方道行所镇住,加上已然名言投靠,得了好处,当下道:“愿听大仙吩咐。”

旁观的柳毅有些呆了,不知道方才还在打生打死的二人,不过转瞬的功夫,便变得这般和气。

钱塘龙君道:“柳毅,你且将龙宫收拾一番,本王去去便回。”

柳毅本待发问,然而那黑衣人大袖一挥,便与这钱塘龙君身影消失不见开来。

“他们到底是什么人……”柳毅皱眉自语道。

……

北境,真武神殿。

轮值的一队天兵天将神色肃穆的站在那里,然而内心却很是轻松。

以今时今日真武神殿的威势,不会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擅闯真武神殿,便是有,真武帝君坐镇神殿之中,谁又能翻得起什么浪花来?!

相比昔日妖师宫在时,真武神殿朝不保夕,每日如临大敌的压抑场景,如今是真的不一样了。

就在领头的天将胡思乱想之际,却见得前方一道光华闪过,随后一道身影直挺挺的便朝着这里面冲了过来,没有半分要停留的意味!

好嘛,还真有人敢擅闯真武神殿!

那领头的天将来了精神,却见他一挥手,身后一众天兵天将立时都是严阵以待,他握紧手中兵刃,高声喝道:“来者止步,真武神殿重地,不得擅闯!”

然而那一道身影置若罔闻,仍是撞了过来,天将心里浮现出一抹愠怒之意,刚欲命令众人下杀手,殊料那一道身影‘噗通’一声,便自空中坠落在地,却是一位妙龄女子,只是此刻这女子浑身带伤,面色惨白,已然昏厥了过去。

“这……这是龙女?!”

那天将有些蒙了,擅闯真武神殿,也没这般带着一身伤来的,以他的法力道行,自然不难看出,眼前这受了伤的女子,乃是一名龙女。

谁都知晓,真武帝君乃是东海龙宫的女婿,与龙族关系匪浅,这种情况下,任谁也不敢轻易处置这龙女。

几乎是下意识的,那天将道:“来人,速速将这龙女带到一旁休息,且去通禀今日值守神将,便说有龙女闯宫!”

莫元正在调教六耳猕猴。

这厮仗着天赋异禀,在下界修炼的速度很快,他有天赋神通,聆听万事万物,三界难有隐瞒之事,是以困住旁人的金仙瓶颈也是难不住他,轻而易举的破入金仙,便是距离太乙金仙也是一线之隔。

而且这种提升并没有后患,都是他自己底蕴深厚的缘故,如今只是学会使用罢了。

只是其人到底是生出了没几年,这手头上的肉搏技艺却是差了不少,莫元特地从杨戬那里取了真经,这位主的三尖两刃刀,在三界可是一绝,以杨戬的技艺再借着下界妖魔磨砺六耳猕猴,如今却是有了不小的提升,等到其人到了太乙金仙,莫元便能够放心让他下界去与孙猴子斗上一斗。

同为**玄功的修炼者,孙猴子因着受了暗伤的缘故,如今也发挥不出大罗金仙的战力,同阶一战,他很难攻破六耳猕猴的**,这般一来,两人足以斗个旗鼓相当。

“还缺一件兵刃啊……”

莫元皱眉想道,对于六耳猕猴的修为进展,他并不担心,不过炼制兵刃一事,他却是不太擅长,他素来对敌,都是依仗神通法力法宝,也不需要兵刃。

事实上,有太阳真火在身,想要炼制法宝兵刃,对于他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。

莫元微微沉吟一番,心中已然有了定计。

炼制兵刃,在真武宝库里寻一些如同星辰寒铁般珍惜材料,再向云中子讨个情面,炼制件趁手的兵刃却是最容易不过。

正在思量之际,忽然殿外一名神将匆匆而来,却是那当值的小神龙。

“末将参见陛下,陛下,出事了。”那小神龙行了一礼,张口便是不好的消息。

莫元忍不住挑了挑眉头,道:“不好了,怎么个不好了?!”

以他如今的身份法力,还少有人敢惹到其人头上来,毕竟圣人以下得罪了他,却是自找死路,至于圣人,有道门庇护,谁又会与他为难?!

那小神龙道:“今日末将当值,方才有轮守在外的天将禀报,有一位来历不明的龙女闯宫,昏厥在了殿外,末将闻讯当即前去查探,将她伤势稳住,救醒之后,她直言是来求见陛下的。”

“受伤的龙女?!”

莫元心中疑惑,道:“可是四海之中出了什么事?!”

“不是四海,她来自南瞻部洲的洞庭湖,乃是洞庭湖龙女,她说是钱塘龙君被一强大神魔所击败,侥幸得脱,来寻陛下求助的。”小神龙道。

一提洞庭湖三字,莫元立时便记起了那一段往事,柳毅娶龙女吗,还与泾河龙君对上了,不过说起来那钱塘龙君也是一位金仙,道行不弱,怎地便被人打上门去了?!

“她可曾说,是何人打上钱塘龙宫,又是因为何事?!”莫元问道。

他虽然与这几人有一份香火情,可如是此事乃是他们之间自己惹出来的私仇,莫元却也懒得管。

小神龙道:“末将问过,那龙女说素不相识,而且来人并未显露身份,只浑身罩着一层黑衣,看不真切模样和身份。”

“这样吗?!”

莫元皱了皱眉,那洞庭湖龙女不至于骗他,那人搞得这般神秘,意欲何为?!

“朕知道了,你且下去吧。”莫元摆了摆手道。

小神龙应了一声,转身离开主殿,莫元身影一晃,随之出现在了那洞庭湖龙女面前。

洞庭湖龙女只觉得眼见一花,随后多了一道身影,心中立时一颤,待见得莫元熟悉的面容,却是激动无比的自床上爬起身来,道:“小神拜见帝君!”

她也是倒霉,乾坤大挪移符直接将她挪到了北俱芦洲,掉落在了一处妖魔洞府左近。

北俱芦洲虽然被真武神殿好生整治了一番,人妖各安其分,各居大陆一方,然而龙女所落,正是妖族居所,这些北俱芦洲上的妖魔都是凶厉无比,见了这般一个客人的龙女如何会不动心?!

龙女地仙修为,可谓是历经生死,好不容易才闯出来,到了真武神殿前,终是支撑不住,晕了过去……

xiazaitxt